lockwhite

【守望先锋】【185组】现代隐士生活

莱耶斯不由的坐直了身体,看着镜头里的青年灵活的在车流中穿梭,身姿矫健还带着一丝慵懒,焦急的同时却又井井有条测算着路线。他回过头,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莫里森,问道:说实话,这个宝贝儿你上哪儿找到的?


莫里森面色凝重,斟酌了一下,说道:你可能不信,但的确是一群猫狗带来的。





1

九月末,空气里的燥热还未散去,太阳光一点儿都不比八月的减弱分毫。片场的工作人员在各处游走着,互相撞到也来不及说一声抱歉。
他们在赶时间。

加布里尔莱耶斯仰躺在两个拼凑在一起的塑料椅上,眼前的人群从他眼前掠过,各个都是一幅焦头烂额手足无措的模样。

这部电视剧的男主角,因意外事故摔断了腿,偏偏只剩下三集的量没拍。各种手续本已经办理好,宣传也是非常的到位。整个过程没有出过一点儿差错。

此刻导演制片人急得在这片方块地上绕着圈打转,好像走满一百圈问题就解决了似的。

拍不了就拍不了呗,他在心里默算了下大约亏损的金额,不多不多,还有钱防老,于是他端起手边的柳橙汁,接着吸了一口。


2

糟透了,真的糟透了,科技的发展让人类生活越来越方便,于是水电费不用出门交了,想吃饭就可以网上订购,快递更是无所不达。只可惜垃圾不能不倒。衣服还得亲自送下楼洗。

杰西,麦克雷,一个致力成为现代的边缘人,城市中的隐者。

不与人交谈。

不与人接触。

不被人记住。

这是他的信仰。

这一次,他已经坚持了二百九十九天,他最长的纪录便是这个数,只剩下十三个小时不到,他又可以重新创造纪录了。

如果没有这只狗的话,他恨恨的想着,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多留点心呢。

收拾好杂物,他抓了个外套,那是之前住户遗留的一件长开衫,艷红色女款。纽扣系不上,他一只手拢着前襟,随意套了双人字拖,另一只手提着垃圾袋,低着头,下楼两分钟,再走五分钟,拐到目的的,看见五米处那个绿色的垃圾桶

一甩手就将手中的垃圾袋呈抛物线状的扔了出去。

3

砸到野狗这种事,并不少见。打十年高尔夫也不能保障一杆进洞啊

不过偏偏砸中一对儿正在干事的狗。

4

面对一双追着你跑的两条发情期疯狗,还能有什么办法?当然是跑啊!
麦克雷提起腿,夹着人字拖,迈开步子狂奔。不知什么时候一只鞋就脱了线,鞋板顺势飞了出去,好巧不巧砸中一只肥猫的脸,那猫刚寻得一条小鱼干,正准备拖上屋顶好生享受一番,这一飞来鞋拍,鱼干从口中脱出,在空中旋了几圈啪嗒掉落在地上,肥猫被砸的晕晕呼呼眼冒金星,缓过神来的时候小鱼干早不知被路过的哪只野猫便宜去了。鱼刺都见不着一根。它霎时间毛发直束,高声嗷叫着朝着一只鞋子的麦克雷冲了过去。

5

闹市区,正午时分,大家拥挤在下班的路上饥肠辘辘的打瞌睡。莫里森也堵在车流中缓缓前进,

他近期赶的片子要看就要杀青了,男主角却意外受伤,作为经济人助理,他被顶头上司要挟交出替补人选,交不出来就是失职,做事没想好后路,他反驳道,谁能想到演员飞来横祸。经济人脾气倔得狠,说道:一个做事严谨的人应当早就想到每个演员的一千种死法。并想出对应措施了。他哑口无言只好终日在各个拍摄处,制片厂游走。像卖小票似的,逮着一个长得过去的人就问:兄弟,有部戏的男主角,你有兴趣吗?
纵使他有一头金灿灿的头发,海蓝色的眼睛。实在不忍教人欺侮。他还是不可避免的收到了不少句:神经病啊你
莫里森不过此圈新人,一无人脉,二无关系,三无名气。大明星他见不到,小明星也不屑见他。

就让老天抉择吧,他起了个大早开到城郊
找了大师求开导,禅雅塔笑的高深莫测,直说,午时已到,午时已到。

他瞥了眼手表,快十二点了,车流几乎没有挪动,真不知一些朝九晚五是如何做到中午三小时回家一趟再回去工作的。他当初第一次在这工作时,这条街堵车堵到了下午3点,他的上司打电话问他在哪?他回说,堵在下班回家的路上了。太阳光穿射玻璃,映在皮肤上热气腾腾,人也跟着昏昏欲睡,他想起他现在的上司,那个该死的金牌经纪人,根本什么都不用做,全部指使助理来完成各项事务,那些报名争夺助理职位的人全不知其中真相,前仆后继的要跟随他指望学到一丝半点,最终入选的那个幸运又倒霉的助理就是他杰克莫里森。经纪人那双眼睛,漆黑的看进你的心里,他不得不承认有一丝反感,黑色的东西总让人觉得缺少人情味,尤其是眼睛的主人讽刺他是童子军的时侯,他总会被激的浑身发抖,说不清是气怒还是恐慌


6

然后他就看到了穿着一只鞋,大红长衣在风中飞舞,胸口一大片光滑的皮肤完整的裸露着。在街道上穿梭的青年。棕色的头发随着跑动上下乱窜,露出光洁的额头,紧簇的眉头仿佛身后跟着洪水猛兽。
他身后还真的跟着狂吠的两只狗和同样狂吠的一只肥猫。有一个瞬间,他以为这是幻觉。是温度太高空调跟不上节奏了吗?
看着逐渐接近的身影,莫里森顿了一下,鬼使神差地解开安全带,探身打开了副驾驶的门。那红衣人顺势跳了进去,用力地甩上车门,两只狗跟一只猫被阻绝了,隔着车窗还在疯狂的叫喊,抓挠着车窗车门,声音尖利刺耳。
麦克雷左手比枪,隔着车窗对准肥猫的脑门说道,“it's high noon”,末了还吹了吹指尖。

远处城市大钟此时也开始咚咚咚的敲击起来。


7

如果不是刚刚听到麦克雷隔着窗玻璃说过话,莫里森此刻真要以为他是个哑巴了。问他什么,都不开口,要送他回家,他也不说个路程,只低着头在副驾驶一坐,风吹雨打不理不睬,像块浸了水的木头。

“你这人什么毛病”莫里森见问不出什么来,烦躁的想端起他低垂的头往窗玻璃那砸几下,可见了他的脸,发现挺好看的,又不太舍得了,不知道愿不愿意当演员。

作为经济人助理,他有权管理经济人的房子,于是莫里森带着麦克雷拐进了莱耶斯的公寓。一面担心这呆子走了,又担心他随便碰什么东西,便从后备箱里掏出个道具手铐,把人锁在莱耶斯床头。留了个字条给莱耶斯。心里哼着歌走了。

然后忙着忙着,就如同工作时嘴边偶尔泄露的几句哼吟,忘的一干二净


8

完全没想到第二天,他就在片场的剧组里又看到了麦克雷。

摄影机前,莱耶斯坐直了身体,紧紧盯着屏幕,眼睛里流露出惊艳的神色。他转过头,问道:这样的宝贝儿,你从哪里弄来的?

莫里森面色凝重,斟酌了一下,说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一群野猫野狗带过来的。

莱耶斯看周围没人,便笑了笑道:“既然有实力就凭实力呗,他昨天袒胸露怀的躺在我床上,还把自己拷了起来,估计还研究过我的喜好,知道我喜欢欲拒还迎的,怎么折腾都不吭声……唉你怎么脸色发白?哪里不舒服吗……”

评论(5)
热度(77)

lockwhite

峮白之心

© lockwhi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