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rPlease

【源藏】本我不拘于形

小学生文笔。
写的不好是我的错
OOC是我的错
逻辑不对了是我的错
……还有别的暂时想不出来,总之统统我的错。
(☆_☆)




源式刚被救回的时候很不稳定,每天大吵大闹,喧闹的声音隔着十层楼都听得见
“ηζεικλμποξνρφΑΕσχΒΖτψΓΗυ!!”


齐格勒是一位专业的医生,现在她只想把这极度不配合的小兔崽子拆了。


麦克雷去尼泊尔做任务的时候顺便捎着关在屏障里的源式,丢给了禅雅塔。


禅雅塔大师,他大腿踢人的时候一点儿都不温柔。



源式的初步治疗是在每天吃几个乱,无数个珠子中进行的。
“ηζεικλμποξνρφΑΕσχΒΖτψΓΗυ……”
“乱!”
“ηζεικλμποξνρφΑΕσχΒΖ……”
“乱!”
“ηζεικλμποξνρ……”
“乱!”
“ηζεικ……”
“乱!”
“……”
“很好,谐”


渐渐地,源式话都不说了,每天就在小屏障里东西乱撞,砰砰咚咚。
天使询问近况时,禅雅塔很无奈
“他也许对陌生的生活不适应,我觉得需要一些他熟悉事物做一些辅助”



麦克雷出了趟远门,带着箭伤回来。



禅雅塔带着麦克雷的战利品飘到了在屏障里胡乱冲撞源式面前。
看到和尚手里的东西时,狂暴的半机械人终于静止了,他颤颤的伸出手接过,机械的双手微曲的捧着它一点点贴近的胸口的位置,源式低着头,眼灯微微的闪着。
“和谐”。他说。
“我们是和谐”。
每天在这小兔崽子面前不厌其烦念了万遍遁入智瞳的高级智械禅雅塔,此刻感动的要流机油了。



半个月,源式通过检测,脱离了隔离屏障,搬进了尼泊尔的小屋,麦克雷带来的东西被他珍贵的收好,摆在床头。

他渐渐学会了安静的打坐,利用和平衡自己新的身体。每个白日都重新变得充实。
禅雅塔很欣慰:“你是我最出(操)色(心)的弟子”
“我很荣幸,师父”




大部分时间他还是会一人呆坐着,头朝左微微的倾斜着,盯着摆放在面前的相框,机械的眼灯忽忽的闪。
做任务路过的麦克雷见此情景吓了一跳
“大师,我带的这东西不会他给他整故障了吧?”
“……不用担心,就是对着他与他哥哥的合照傻笑而已呢”

评论(1)
热度(53)

MoorPlease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

© MoorPlea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