峮白之心

【锤基】大赢家


1

人总要学会move on 不是吗?Loki把自己锁在公寓里喝的酩酊大醉,失去知觉的倒在沙发前铺着的半块地毯上搂着酒瓶呼呼大睡,直到几天后的下午在一阵混乱急切的敲门声中顶着晕涨着脑袋醒过来。
他这次喝的有点多,睡的姿势难免难看,醒来只感觉半边身子麻木,另外半边在抽筋,眼睛像是被浸了盐水的湿淋淋的纱布缠着,看东西都带着稀疏的重影。
敢在这时候打扰他,如果不是Thor Odinson 那个笨蛋死了之类的好消息,Loki Odinson发誓,他厨房的刀子可不是用来切胡萝卜的。
他撑着酸痛的身体从揉成一团的地毯上慢慢爬起来,给自己倒了杯水,玻璃杯反射出一个高挑苍白的人影,黑漆漆的头发乱七八糟的贴在脑袋上,深陷的眼眶红的要滴出血,他就着急促的敲门声故意停顿而缓慢的一小口一小口吞着水,像是在品尝浓度正好的葡萄汁,不顾敲门声又磨蹭了两分钟,等视线终于清白一点才尽量不跌跌撞撞的挪到门口。
门外站着另一个憔悴不堪的人,或者说看起来更加悲惨,乱糟糟的金发黯淡无光,被称赞为大海中的漩涡的蓝眼睛蒙着一层灰,破破烂烂的大衣仿佛是刚刚从躲在桥底日夜发霉的流浪汉那里抢过来的。
Loki斜倚在门框上,要不是喉咙实在痛的厉害,他一定会毫不客气的出口讽刺。这么好的气氛和最想见的人,这时他才有点后悔喝了太多酒,口不能言让银舌头的心口被脑袋里蹦出的无数个形容词堵的窒息发闷。
不过他来干什么呢?他完美的如同天神的哥哥Thor Odinson ,成长到法定婚龄后被一群无事可做的媒体评为全国最性感的单身汉并成功连任三年。他的朋友们打赌Thor会不会打破曾经的布鲁克林甜心James Barnes蝉联4年的纪录,Loki对此嗤之以鼻并押上了半年的生活费,然后他亲爱的哥哥在众人的期盼下在第四年年初套着俗气闪亮的订婚戒指蹦上了头条,在众人意义不同的哀嚎声中笑容甜蜜的搂着Loki认为和他一点儿都不搭的未婚妻。
Loki Odinson 晃了晃脑袋,现在应该是Thor新婚第五天的下午3点,他会在铺满金色阳光的沙滩上喝着甜的发腻的果汁饮料,他柔软的妻子全身涂满了草莓味的防晒霜躺在他怀里拨弄着他金色的头发,年轻的夫妇粘粘乎乎的拥抱着彼此,气息交融,直到暮色降临,温和的海水逐渐发狂涨潮才依依不舍的暂时剥离,手牵手的回到度假酒店的大床上进行汗水淋漓的成人活动。这对新婚的伴侣沉浸在甜蜜之中,他们会忘记一切,包括婚礼上那个令人不快的缺席的伴郎,Loki闷闷地想着,也许他们反而因为他的缺席而更加自在。
这个童话故事的主人翁之一现在却不合时宜的出现在他公寓门口,更加奇怪的是见面总是用吼开场的人这次难得的一言不发,直愣愣的杵在门口,Loki被这双杀伤力巨大的蓝眼睛盯的有些头皮发麻,下意识地思索起来最近有没有闯什么祸,莫非真是为了他婚礼上的缺席特地来兴师问罪的?比较他做过的其他好事,这场无人伤亡的恶作剧温和的像是老奶奶搓茶杯。Loki心里酸酸的想着,他可不能为了这种事而责怪我。
“Loki”,Thor沙哑着嗓音打断了他快活又无厘头的十万个猜想,通红的眼睛盛满悲伤。
“爸爸死了”,他说。



评论(2)
热度(43)

峮白之心

© 峮白之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