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ckwhite

不好意思,要考试了,暂时坑一会儿。自己回头看时都能找到很多逻辑问题,等放假有时间重新改,

summary: 在信息屏蔽的情况下,两方作出了对自己最有利的决定,即使这个决定不一定是正确的。

warning: nc-17, 三观不正,黑而不自知x渣而不自知


一,


白宇这一生闯过许多祸,他在五岁时带着全班同学从幼儿园越狱,十五岁时翻墙去上网砸断过刚好路过的校长的腿。此类事件层出不断,可尽管如此,他依旧自认是个生活中不乏惊喜的老实本分人,这并不耽误他过着一段平平淡淡的人生。

而此时,他的面前摊开着一份协议书,白纸四个边角掖进皮制书套里,底部明明白白有个笔迹锋利的签名,那三个字过于熟悉...

summary: 在信息屏蔽的情况下,两方作出了对自己最有利的决定,即使这个决定不一定是正确的。

与其传出两人不和,不如传两人绯闻。

“孤男寡男,同处一室,衣服被扯得破破烂烂,不是因为不和而大打出手,还能因为什么?”,“如果是那两人的话,还真有可能是因为别的。”就这样,原本不和的两人,为了维持形象,不得不绑定营业。

warning: nc-17, 黑,三观不正,不过这章还好


白宇这一生闯过许多祸,他在五岁时带着全班同学从幼儿园越狱,十五岁时翻墙去上网砸断过刚好路过的校长的腿。此类事件层出不断,可尽管如此,他依旧自认是个生活中不乏惊喜的老实本分人,这并不耽误他过着一段平平...

我在抽什么风。。


预警:三观不正,无厘头。狗血ooc

点这里

深夜抽风三连,第一篇和Jason有关,其他的就emmm.....

预警:看完可能会有些不适,au私设多,ooc到大概只是用了他的名字


jason受点这里

一辆GB车点这里

可怜富二代屡次被爹横刀夺爱点这里

期末比较忙的时候特别想写东西,放假有空了反而什么都不想做。

真想一直躺着到过年……

别看啊!!!!坑了

这是一个神盾局人形测谎仪vs属性不明神秘杀手的傻白甜虐欢欢喜喜的r18故事

半AU,有私设,ooc

1

Steven Rogers是现代年轻人口中当之无愧的最枯燥乏味的那类人群,他从年轻时起就与飙车冲浪等心跳运动无缘,在他16周岁时,同龄人大多已发育得饱满多汁,他们富郁的荷尔蒙争先恐后地冲破各种材质的布料在整座学校里扩散时,Steve才开始缓慢的进行着初步地拔高。他的人生走的精密细致,也总是比别人晚一步,就像他的性格一样一点儿都不杀伐果断,他在考试中从不肯提前交卷,会议时从不愿提前退场,他的社交必须是一个有头有尾的仪式,他坚持与相遇过的每一个人分别时补一句不痛不痒的“再见”,为了...


1

人总要学会move on 不是吗?Loki把自己锁在公寓里喝的酩酊大醉,失去知觉的倒在沙发前铺着的半块地毯上搂着酒瓶呼呼大睡,直到几天后的下午在一阵混乱急切的敲门声中顶着晕涨着脑袋醒过来。
他这次喝的有点多,睡的姿势难免难看,醒来只感觉半边身子麻木,另外半边在抽筋,眼睛像是被浸了盐水的湿淋淋的纱布缠着,看东西都带着稀疏的重影。
敢在这时候打扰他,如果不是Thor Odinson 那个笨蛋死了之类的好消息,Loki Odinson发誓,他厨房的刀子可不是用来切胡萝卜的。
他撑着酸痛的身体从揉成一团的地毯上慢慢爬起来,给自己倒了杯水,玻璃杯反射出一个高挑苍白的人影,黑漆漆的头发乱七八糟的贴在脑袋上,深...

哈哈哈哈哈我一个从来没写过肉的人居然被封了几篇


是abo

1

末日铁拳带回来一个客人

弓箭手飘着甜甜的蓝莓味,蹲在玄关换拖鞋

“我住哪一间?”他问

“左边那间。”

死神声调有些奇怪,彷佛想说什么又咽回去了…

2

这事你们真不能怪我

末日铁拳苦闷的侧身躲着飞过来的锅碗瓢盆

我也就随便在他面前客气了一下

谁知道这次真来了…

3

“你们晚上有活动吗?”

弓箭手站在直播着球赛的电视机前

“进啦!”刚好电视机里有人吼叫了一声
……

“没”,末日铁拳按住几位蠢蠢欲动同事

“那好”

弓箭手摸出一张纸

“那我们聊聊重建帝国的事吧。”

4

几位突然都噤了声

“你们的资金有多少?”

吃快餐大概够我们撑到17号

几个人带着责怪的眼神注视着黑百合

“我们是team,有什么困难必须一起承担”,

黑百合装作看不到。

5

弓箭...



1

艾米莉发现对面好像新来了个狙击手

开镜 瞄准

狙空三枪已示友好。

对面也举起了狙击枪,瞄准

砰——

倒下的瞬间,艾米莉只来得及想早上刚开了一盒新鲜牛奶,没来得及喝就匆匆塞进了冰箱。

这下要便宜死神了。

2

你以为自己死了,

醒来之后却四肢健全完好无损的躺在病床上

会不会很想大笑

艾米莉尽量压抑着喜悦,睁开眼

周边站了一圈自己的敌人。

怎么办?

特工的大脑飞速的旋转

“你们是谁?”

4

守望先锋召开了紧急会议。

安娜的枪不是只用来麻醉的吗?

说不定倒下来的时候撞到头了呢?

好像很有可能……

罪魁祸首安娜沉默不语心中疑惑:我记得我装的不是麻醉枪啊?

5

“你记得自己是谁吗?”顶着奇怪发型的莉娜殷切问道

“我忘记了一切”,黑爪最优秀的特...

1 / 3

lockwhite

我完了,我要没学上了

© lockwhite | Powered by LOFTER